教育心理学注册
教育心理学下载 / NEWS
  • 公司要闻
  • 行业动态
信息正文
周恩来和马寅初的情谊
时间:2019-06-12 09:26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


    06  日前在西藏纳木错开展的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中,由中国科学院空天信息研究院研制的系留浮空器新技术正式应用,“极目一号”系留浮空器于5月23日凌晨到达海拔7003米的高度,是世界范围内已知的同类型同量级浮空器驻空高度的世界纪录。  07  美国、日本、韩国、澳大利亚23日首次在西太平洋海域举行海上联合军事演习,代号“太平洋先锋”。  演习海域位于美国关岛附近,持续6天。

  入场时将启用身份验证系统,对考生的照片、指纹信息进行身份信息比对,严防替考。考生须遵照考点统一安排。六、入场须接受金属探测仪检查。考生入场只允许携带规定的证件和文具,不得携带任何书籍、笔记、报纸、稿纸、涂改液、修正带、不透明的文具盒(袋、套)、不透明水杯(含饮料)、各种无线通讯工具(如寻呼机、移动电话、无线耳机)以及电子存储记忆录放设备等。特别提醒:根据《国家教育考试违规处理办法》(教育部第33号令),考生携带具有发送或者接受信息功能的设备,无论使用与否,将被取消各科考试成绩。

周恩来和马寅初的情谊

  20世纪50年代,北大校长马寅初对我国人口问题的研究,是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获得的重大成果。 他撰写的《新人口论》一文,是理论联系实际、解决重大现实问题的典范之作。

    坚决制止马寅初被划为右派    1957年3月2日,马寅初在最高国务会议上的发言,提出要控制人口增长,得到毛泽东的赞赏。

毛泽东说,人口是不是可以搞成有计划的生产,这是一种设想。

这一条马老讲得好,今天讲得好哇!我跟他是同志。

从前他的意见百花齐放没有放出来。 准备放时人家反对,就是不要他讲,今天算是畅所欲言了。     马寅初听了毛泽东的这番肯定他见解的话,深感党和国家领导人开始重视控制人口问题。     1957年6月,马寅初整理出《新人口论》,作为一项提案,提交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,然后将此发表在7月5日的《人民日报》上。

在《新人口论》一文中,马寅初还批判了马尔萨斯的反动人口理论,阐明《新人口论》与马尔萨斯主义有本质的区别。

    马寅初的《新人口论》一文发表时,正当反右派斗争的政治风暴席卷全国,不久就受到错误批判。

在反右派斗争中,有人曾主张把马寅初划为右派。

中央统战部负责人为此特向周恩来汇报。 周恩来明确指出:马寅初这个人,有骨气,有正义感,是爱国的。 他是我国有名的经济学家,国内外都有影响,不能划为右派。 由于周恩来坚决制止,马寅初才幸免一劫。

    康生的指使和煽动    1958年5月4日,是北京大学校庆60周年。

在庆祝大会上,陈伯达突然点了马寅初的名,说什么马老要作检讨。 他的话给北大的节日气氛笼罩了一层乌云。

    同年7月1日,号称理论权威的康生给北大师生作报告。 他睨视坐在主席台上的马寅初,阴阳怪气地对台下师生说:听说你们北大出了个《新人口论》,作者也姓马。 这是哪家的马啊!是马克思的马吗?是马尔萨斯的马吗?我看是马尔萨斯的马。

从此,马寅初被打成中国的马尔萨斯。

    1958年,北京大学校刊和学报连续发表18篇批判马寅初的文章。 同时,(《文汇报》《北京日报》《新建设》《经济日报》等全国性报刊,也发表了60篇批判马寅初的文章。 文章上纲上线越来越高,形成了全国性讨伐马寅初的高潮。     面对批判文章,1959年,马寅初连续写了10多篇说理的文章,在《北京大学学报》《新建设》《光明日报》等报刊上发表。

    1959年12月,马寅初在《新建设》杂志上发表《重申我的请求》一文写道:我接受《光明日报》开辟一个战场的挑战书,这个挑战是很合理的,我当敬谨拜受。 我虽年近八十,明知寡不敌众,自当单枪匹马,出来应战,直至战死为止,决不向专以力压服、不以理服人的那种批判者投降。     马寅初《重申我的请求》一文还没发表,同年12月15日就转到康生手中,于是,康生竟直接插手,亲自部署批判马寅初。 康生对北大当时的领导说:马寅初最近很猖狂,给《新建设》写《重申我的请求》,猖狂进攻。

他的问题已不是学术问题,而是借学术为名,搞右派进攻。

要对他进行彻底揭发、批判,把大字报一直贴到马寅初的门上去。 我们不发动,如群众有贴是右派(的大字报)也可以。

他的校长是不能当了。

康生还说:要像批判帝国主义分子艾奇逊那样来批马寅初。     在康生指使和煽动下,从1959年12月24日至1960年1月中旬,北京大学掀起了全校规模的批判马寅初的高潮。 几千张大字报铺天盖地贴满北大校园,马寅初在校内的住宅也贴满了批判大字报。 全校性批判大会召开了3次,还精心策划了一次200人参加的面对面批判会。 校内外各种报刊又发表了83篇批判马寅初的文章。     1960年1月4日,马寅初被迫向教育部打报告辞去北京大学校长职务。

他还准备请浙江省撤销他的人大代表资格。

    周总理关怀老朋友    1972年4月,经北京医院检查,确诊9l岁高龄的马老患了直肠癌。 马老的家属坚持要求手术治疗,于是联名向国务院写了报告。 报告很快送到周恩来办公室,当晚,周恩来批示:本人有动手术要求,家属又坚持手术,医院应当从手术着想,组织会诊。 议后望告。     卫生部接到周恩来的批示后,当晚就转告北京医院,再请金显宅、王德元两位大夫到京会诊。

参与会诊的大夫莫不为周总理对老朋友的殷切关怀感到惊讶和敬佩。

    手术前,马寅初激动地说:我不怕手术,我虽然年纪大了,但有总理的支持,我身体素质又好,我要和病魔作坚决的斗争!    马寅初对周总理感情很深。

1976年1月9日清晨,周恩来逝世的噩耗传到马寅初家。

他听后,忍不住放声痛哭。 他一边流泪,一边询问吊唁的时间,表示一定要参加。

他不顾家人再三劝阻,坚持要去向周总理遗体告别。 马寅初年过半百的儿子,强压住自己的悲痛,婉言劝说父亲不要亲自去。 但他万没有想到,这次劝说竞惹怒了马寅初,马老一甩手打在儿子身上,激动地说;我死了也要去。

    这时,马寅初哭诉着周恩来对他的保护。

他哭着回忆说:1939年在重庆,第一个引导我认识怎样救中国的是周总理;蒋介石逮捕我,营救我最出力的是周总理;我在狱中,重庆为我举行了60寿辰大会,周恩来、董必武、邓颖超同志送对联,鼓励我的又是周总理……我一定要去吊唁。

万一去吊唁后死了,我也心甘情愿。     向周总理告别的那天,马寅初一个上午颗粒未咽,连一杯水也没喝。

家属护送马寅初到北京医院,让他坐在轮椅上,推他进告别室。 当轮椅靠近周总理遗体时,马寅初眼睛模糊了,无声地哭了。

他坐在轮椅上,向周总理点了3次头。

然后,他坐着轮椅围着周总理遗体缓缓地绕了一圈,两眼深情地注视着周总理依然坚毅的面容。

绕完一圈后,马寅初仍然不肯离去,要求再绕一圈。 主持丧礼的同志开始进行劝阻,但马寅初坚决不让推走轮椅,只好让他再绕一圈。 绕完第二圈刚要离去时,马寅初又提出,他要向周总理遗体鞠躬。

在他坚持下,由家属搀扶着,马寅初向周总理遗体行鞠躬礼。

(摘自《百年潮》)。